首页 »

卖完房子房价飙升,能不能索要补偿

2019/9/20 20:17:21

卖完房子房价飙升,能不能索要补偿

 

1

 

近日,一起购房纠纷在舆论场中显得格外热闹。

 

根据《新快报》报道,2013年3月,冯先生以233万购得广州房产一套,交易完成并成功过户,不久房价飙升。没想到几个月后,原房主及其子马某多次向广州市仲裁委员会提出《存量房买卖合同》无效以及返还房屋的仲裁请求,但被驳回。次年3月,马某又以房价明显低于市场价显失公平,对方是骗购为由,提起仲裁请求,广州市仲裁委员会最终裁定冯先生支付房屋差价444683元。

 

有趣的是,这篇报道最初的标题是《广州市仲裁委要买家补给卖房者44万元》。然而,再一次的,标题党们把它改成了了“男子买房后房价大涨 被裁定补偿卖家44万”。这一改,倾向明显。于是此裁定一出,立刻被一片骂声淹没。

 

在新浪网的调查中,94.6%的网友认为:“不合理,有违契约精神。”

 

@sgwnm 的话获得了不少点赞:“我买了车,第二天大落价,还能去要差价吗?股票交易今天大跌,明天大涨,我能去要差价吗?交易既然完成,就终止了,还有这样判决的?依据的法律是什么?”

 

更有网友开起了讽刺的玩笑:“我房子15年前买的,看到这新闻我好担心呀!!!怕开发商来找我要差价!!!”

 

2

 

其实,这篇报道由于篇幅过长,同时专业术语不少,所以很多网友没有看完就开始喷,忽略了很多细节——

 

其一,房主原本是两位90多岁的老人,交易前两位女儿陪着公证,儿子并未参与。针对这一点,儿子马某提出了“骗购”一说。

 

马某认为,涉案房屋的买卖实际上是一次“骗购”,其父母年事已高,思虑不全,房产中介、其父母的委托人、买家一起完成了这起骗购。

 

@sasasasa 不同意“骗购”的说法:“首先合同是否是诈骗,虽说老人无行为能力但是既然有公证处证明,这就足以说明这是老人的真实意愿,公证证明具有法律效力,所以要想说明合同无效就要证据证明公证书虚假,要求法院撤销,否则合同就属于老人真实意愿,合同有效。”

 

@乌鸦s 也指出:“公证的时候明明两个女儿陪着的,两个女儿难道也搞不清楚状况吗?完全是狡辩!”

 

其二,这次补偿的金额,并非房价上涨后的差价,而是在交易时低于市场价格的部分。

 

马某认为,当年房屋交易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显失公平。也就是说,当时能卖277万,结果只卖了233万。

 

但是,这个“明显”,应该如何确定呢?根据2009年2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462次会议通过的有关《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转让价格达不到交易时交易地的指导价或者市场交易价百分之七十的,一般可以视为明显不合理的低价;对转让价格高于当地指导价或者市场交易价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视为明显不合理的高价。”

 

估算一下便知道,该房当时成交的价格约为233万,评估公司评估的价格约为277万,约为原价84%左右,远远超过百分之七十。

 

所以,说“明显低于市场价格”颇为牵强,这个补上的差价也很不合理。

 

其三,广州仲裁委员会早先已经驳回了原房主和其子关于取消合同的仲裁要求,理由是“这一过程中并没有证据反映交易存在违法违规情形且没有证据证实原房主对交易过程和交易价格存在异议”。

 

而这一次,广州市仲裁委仲裁庭的裁定:“因房屋卖家在签订合同时处于劣势,缺乏经验,双方的权利义务不对等,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因此作出补偿44万的裁定。”

 

@明眼人 看得十分仔细:“这两种裁定,似乎有前后矛盾之处,既然之前对交易过程和价格没有异议,怎么之后就处于劣势了?”

 

@副失眠长 觉得可能会有隐情:“印象中大部分案件出现争议都是因为媒体隐藏信息或者民众缺乏基本的法律知识,最不济也是合法不合情,如果这个案件没有隐情的话,这个判决真的是太可笑。”

 

@把我血加住我有盾墙 讽刺道:“老子看房多年,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卖方处于劣势……”

 

3

 

实际上,在这桩纠纷中,最大的争议其实在于——合同都已经签完了,还能不能再要补偿。

 

@顾亚律师 分析:“1、买卖双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是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签订的,只要双方约定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双方都应当履行。2、法律规定双方的房屋交易价格低于当时市场交易价的70%的,才被认定为显失公平。”

 

@老柳晕了 显然非常愤怒:“如果房价大跌,是不是卖方要退给买方44万?这样,合同的法律效用何在?如果买卖双方都可以随意撕毁合同,那合同法要来何用?这个案例不仅仅是个笑话,简直是中国法律的耻辱!我如果在熊市以明显低于公司内在价值的价格把股票卖了,到了牛市我是不是可以找证券公司要回差价?再说去办理委托问题,两个老人有权处置自己的财产,也有权让任何一个孩子陪自己去做委托,老人要想把财产遗嘱留给女儿,他儿子也没脾气。”

 

所以,对契约精神的无视,成为不少网友吐槽的焦点。很多人认定,马某不断提出仲裁的原因就是房价上涨让其眼红后悔。

 

其实,这件纠纷中还有很多疑点待解——

 

公证卖房的时候为何儿子马某不在?

 

在提出合同无效的仲裁请求时,两位女儿是什么态度?

 

两位老人家在两位女儿的陪同下,委托了单女士处理卖房事宜。那么单女士到底是何方神圣?

 

如果此次交易为“骗购”,涉嫌诈骗,是否有警方介入调查?

 

总之,如果过程中的确有欺骗行为,应该公开谴责,加以惩罚。如果没有欺骗,仅仅只是想到合适的理由就能推翻合同,那今后的交易合同,还能不能确保买卖双方的利益?如果这样的事件成为一种范例,那合同的法律效用谁来保证?

 

据说,冯先生已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关于这件事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